美國鐵嶺角馳型壓瓦機廠家批發價格萬億基建計劃的“定數”與“變數

   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政將滿百日之際,其廣受關注的1萬億美元基建投資計劃仍缺乏足夠的細節,但綜合此間一些業內人士觀點來看,該計劃在三方麵已經初現輪廓,但也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首先,加強基礎設施建設符合美國當前的經濟現狀,民主黨和共和黨對此有一定共識,但在醫改法案遇阻之後,美國各界開始擔心特朗普政府的稅改方案、基建計劃能否得到國會足夠支持。

  美國全國州長協會首席執行官兼執行總監斯科特·帕蒂森24日在“2017國際金融與基礎設施合作**”上直接用“危機”來形容當前美國普遍落後的基礎設施。他說,美國的基礎設施建設這些年欠賬太多,公路、建築、汙水處理、機場等均麵臨大範圍的更新需求,現在迫切需要聯邦、州及地方政府共同努力來改變這一局麵。

  帕蒂森認為,相較醫改法案和稅改方案,基建計劃其實並沒有那麽複雜,較容易在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達成共識,尤其是在特朗普提出龐大的基建計劃後,美國公眾對基礎設施的落後有了更加清醒的認識,這將成為推動美國國會通過該計劃的民意基礎。

  紐約與新澤西港口事務管理局前副主席斯科特·雷克勒說,包括眾議院議長、共和黨人保羅·瑞安、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人查克·舒默在內的一些兩黨高層都不同程度表達了對加強基礎設施建設的支持,雖然在細節上還會有分歧和角力,但應該不會影響基建計劃的*終通過。

  其次,美國基建計劃將主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基本確定,但如何建立成熟的商業模式存在變數。受政府公共債務高企製約,美國通過財政支出支持基礎設施建設的空間較為有限,通過PPP模式撬動更多社會資本介入已在政府高層獲得支持。

  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上月表示,基建投資計劃中,政府將提供1000億至2000億美元資金,剩下的將由私營資本支持。

  雷克勒說,美國政府一直缺少通過公共資金撬動私人資本介入基礎設施領域的有效手段,通過近些年的實踐,美國在PPP項目上正積累越來越多的經驗。比如2016年破土動工的紐約拉瓜迪亞機場改造項目,總投資額高達40億美元,是目前為止全美**PPP項目,顯示了美國在探索PPP模式上的持續進展。

  但目前美國PPP模式還處於發展的初期階段,能夠多大程度上承擔起上萬億美元的基建計劃,尚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據中國建築美國有限公司副總裁吳誌剛介紹,從2007年到2016年,全美僅批了70多個PPP項目,PPP模式在美國還難言成熟。

  美國阿波羅管理公司全球基建項目主管托馬斯·默裏認為,美國資本市場並不缺錢,但很多PPP項目缺乏足夠吸引私人資本的商業模式,從資本角度看,風險與收益並不匹配。

  第三,美國歡迎中國投資者參與美國基建,但中企的實際參與機會究竟有多大存在變數。鑒於中國在基建領域的全球比較優勢,中美基建合作一直存在較大想象空間。

  美國肯塔基州州長馬特·貝文說,2016年肯塔基州剛剛通過立法確定了PPP項目的合法性,該州地處美國中部,在吸引基建投資上具有獨特的地理優勢。他表示,歡迎中國投資者到該州投資基礎設施建設。

  雷克勒表示,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有著較為豐富的經驗,美國應歡迎包括中國在內的海外投資者積極參與美國PPP項目。

  但中企的參與機會有多大卻受到很多不確定性的影響,首當其衝的是特朗普4月18日簽署的“買美國樂昌博翔壓瓦機批發市場貨、雇美國人”行政令。該行政令要求進一步收緊政府采購政策,讓政府采購更多美國“國產貨”,並改革目前簽證政策,讓美國人獲得更多工作機會。

  因基建項目大都享受政府財政支持,“買美國貨”的相關法律將大大限製中企參與美國基建的機會。

  中國建築美國有限公司總裁袁寧認為,目前來看中國投資者參與PPP項目的投資回報難以保障。在美國十多個州PPP項目還是不合法的,這些年美國推出的PPP項目也並非沒有失敗先例,如果投資者在不熟悉市場的情況下貿然進入,不排除遭遇重大損失的可能。

  美國金融服務公司考恩集團董事長、首席執行官彼得·科恩認為,社會資本在風險評估和資本回報方麵比政府資金有著更高的要求,要吸引更多社會資金介入,美國政府需要設計出對社會資本有足夠吸引力的基建商業模式。他說,“中國雖然有資本,但不能指望中國資本到美國基建領域來做慈善。”

聯係玉米视频官方下载

聯係人:徐總

手機:15613740026

電話:15613740026

郵箱:ceo@zhongtuocn.com

地址: 河北省滄州市泊頭工業區

關閉